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老师小说  »  【my炮友周记】(01-06)【作者:linu04】
【my炮友周记】(01-06)【作者:linu04】
字数:1071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一。初章

  雨后,薄暮凉爽得闹区路上车水马龙,路旁两侧是熙来人往的商店街,商圈内各式火树银花、霓虹璀璨、辉映在步道上零散的小水面,流光溢彩。路旁有辆汽车,车上一名男子正等着人。

  片刻,一位披着亮黑色波浪长发,脸上自信淡妆,穿着显眼的蓝白色棒球外套、牛仔热裤,露出大半截白腿,腿上没有袜子,一双天蓝色的N牌布鞋,双手插在外套口袋的女孩,便开门上车。

  女孩名叫杨霓,23岁,155公分、45公斤,在美国念过几年书,有着标緻五官,微挺得小鼻子,笑起来眼睛会像弦月那样弯,附送两颊的一对小酒窝、洁白的牙齿,十分迷人,酷爱速度和刺激感,爱面子,偶尔还带点千金的娇气。
  「宝贝,亲亲。」霓噘起嘴唇凑向了我。

  我回应着,两人嘴唇便轻碰了一下。

  嘴对嘴的接吻,是我俩每次碰面的打招呼方式。

  「有等很久吗?」杨霓微笑的说。

  「都期待今天那么久了,不差这几分钟啦。」我微笑回应。

  我和霓认识约半年多,彼此从未同意正式交往,但已发生过不少次亲密关系,当然她身边不乏追求者,而我也不是她唯一的性伴侣。

  之后我们先到餐厅用餐。

  「两位吗?好的,里面请。」服务生领着我们入位就座。

  「请问要帮小姐挂上外套吗?」服务生微笑问道。

  杨霓:「不用,谢谢,我有点冷。」服务生便致意离开。

  餐厅隔两条街的地方是间知名百货,从座位上直望出去,就能看见百货公司顶楼的摩天轮。

  「待会去搭摩天轮、看电影吧。」我边用餐,提议着接下来的行程。

  杨霓:「摁摁。」

  於是我们牵着手逛上百货公司,排队等摩天轮,很快,我们搭的吊舱就缓缓升起,摩天轮转到8点钟的位置。

  「想你了,过来坐我身上。」当然不希望错过这浪漫机会,杨霓便跨坐到了我大腿上,私密处紧贴着的距离。

  「有照约定那样穿吗?」我轻声地问。

  「有,有啦。」杨霓把手搭上我双肩,脸色羞红。

  「我看看。」语毕,我双手抓起杨霓外套腰上两片衣襟,『啪啪啪』三声,扯开了外套钮扣,杨霓白嫩肚皮、双乳下缘的微笑线,随即露了出来,她上身只穿了件外套里面是裸的。

  杨霓:「不要,你干嘛?别在这边。」颦着眉,一手紧抓着胸口衣襟。
  「不会脱你外套。手抱头上,听话。」两手伸进外套扶在霓的腰间上说着。
  杨霓:「我不要听话……」霓嘴上说着不要,但仍把手掌交叠放在了自己脑后,惴惴左顾右盼起来。

  我继续把外套扣子全都剥开,一对圆润匀称地白嫩酥胸,曼妙无暇水蛇腰,映入眼帘。我沿着双乳下曲线捧着两颗软嫩乳房,轻轻揉捏,但发觉杨霓乳头上两点,黏了胸贴。

  「不能不贴,走路一直摩擦会立起来,会被发现,你这样摸就好。」霓一副命令口吻。

  我当然不搭理她,摆出手势像要捏东西的样子,霓知道我是打算撕她胸贴,马上将双手环抱胸口,这一抱也将我的手,紧紧贴在了霓柔软地胸上。

  「你乖~手抱头。」我缩回手,把杨霓手摆回原位让她回到刚才的姿势,霓噘起嘴露出有点徬徨的表情。

  之后先是轻挠了几下胸贴的位置,逗弄着胸贴下的粉晕。

  「嗯哼~好痒。」霓扭动着身体。

  我随即撕下碍眼的胸贴,将胸贴往霓两边脸颊一沾,霓两边浅色乳头随即显露出来,连乳晕周围突点,都一清二楚的距离。望着裸露出地乳尖,我仿佛荒漠中迷路许久地旅人,发现了两粒鲜嫩草莓般,舍不得一口吞下,只不断对乳尖舔拭、吸吮。

  「啊~啊~啊哼~」杨霓抵抗不了乳头的刺激,开始发声娇喘:「嗯哼~好痒~啊~」

  杨霓浅橘色的乳头和乳晕比起一般女孩稍大一些,是基因的关系,那样的女孩因乳头佈满了更多神经,更能从乳尖上得到快感,而从之前的经验我也确定,杨霓的乳头的确十分敏感。

  由於不断从乳尖传来酥麻快感,霓原本抱头的姿势没维持多久,转而搂在我的颈上,上半身也越来越后仰,我明白杨霓此时心里虽有些不甘,但仍十分享受着这样的刺激,直到摩天轮快回地面,霓才挺起身赶紧扣回钮扣。

  下摩天轮之后会有工作人员,替我们拍照留念,只见相片里杨霓脸色潮红,两边脸颊的粧似乎有些掉了。

  之后到电影院的楼层,挑选完电影购票,之后便进了电影厅,我们挑选了最边边两个座位。

  「我要坐里面。」杨霓进了靠墙位置。

  两个座位是独立的,霓右边是墙,我左边就是走道。

  到了座位一坐下我便不安份,把右手放在杨霓大腿内侧不断轻搔着,她也把腿张开,让我手有空间不断来回轻抚,一边看着电影片头。

  顷刻,霓抓起我的手,直按在她两腿间私密处位置。我想着:「经过摩天轮上的玩耍,和刚才一阵大腿内侧轻抚,也勾起杨霓欲火了吧。」但装傻着问:「怎么了吗?好好看电影啊。」

  「你看电影呀,一边帮我按摩嘛~」霓带着迷濛、乞求的双眸水汪汪望着我。
  我心里想是要我帮你慰慰才对吧?但没说出口,只回应:「你裤子那么厚,我摸不到什么呀、把热裤脱了。」手依然按在杨霓双腿间轻轻揉着。

  霓她在最边边的位置,灯光也暗了下来,很难会有人发现她脱了裤子,於是靠在椅背上,弓起了腰轻扭着身体,缓缓把热裤褪到脚踝的位置。我稍稍一瞥,只见杨霓穿着粉色蕾丝低腰丁字裤,虽然昏暗但耻毛形状隐约还看得清楚,我把手伸进霓两腿间,隔着内裤用手指轻轻挠弄杨霓两片外阴唇。此时杨霓,似乎已经顾不得电影演些什么,只享受着说不定会被人发现自己脱了裤子的紧张感、和私密处隔着丁字裤,被男人爱抚的快感。没多久,我感到杨霓丁字裤上,双腿间的羊蹄越来越湿滑,她也把手伸过来抚摸着我裤裆。我想着,这样的刺激对霓来说足够了,但还是想多逗弄她一下。

  「内裤也脱了。」我在霓耳边轻声说着。

  杨霓一听像是突然醒过来般,环顾了一下左右,似乎想确认座位附近没有人发现她褪去了热裤的模样,想不到她确认完后:「那你拉下拉炼,把鸡鸡掏出来给我握着,我要才脱内裤。」反倒将了我一军!

  二。别浪费了

  我一听虽然有点不安,但想着我用包包稍稍遮掩一下,就算旁边走道有人经过,那么暗的环境应该不至於,马上发现我露着生殖器在看电影吧?况且杨霓等等脱下丁字裤的话,可是没东西能遮的,光想到这副情景这险看来是非冒不可。於是,我咬着牙,缓缓拉下拉炼把肉棒从内裤里掏出,杨霓瞄了一眼,也守承诺把丁字裤褪到了脚踝,光溜溜地屁股直接坐在电影院椅子上。

  「握着,腿分开。」我一边拉着霓的手包覆在自己阴茎上,另一边手也伸进杨霓的双腿间。好湿、湿漉漉的,阴道因为持续的刺激,渗出了好多浓稠的蜜汁,待会座位一定会让杨霓的淫水给弄髒. 霓细嫩的小手握住我的阴茎套弄,我也把中指伸进了霓的阴道里缓慢抽动,在电影院坐位上互相帮对方自慰。霓的阴道光用手指就能明显感觉,里面是那么窄且温润湿滑地触感,不禁让我想着,待会用阴茎插进去的时候,那该有多爽?

  在杨霓用手轻柔的套弄下,我很快硬挺了起来,我拧过头望向杨霓,她身体瘫在了坐位上,紧闭着眼,双唇微张,表情像似忍耐着什么,毕竟在电影院里,不敢放得太开姿势也算不上舒适。於是我缩回手,杨霓睁开了眼睛看向我,像是在问怎么停了一样?

  「想要了吗?别看了走吧。」我整理起自己衣物。

  杨霓也拉起了内、外裤,用手稍稍整理了一下,便牵着我的手。电影还未结束,我俩便步出了影厅。

  「去我家吗?还是旅馆?」霓依畏在我身旁说着。

  「都不去,试下没试过的吧。」我牵着杨霓,直奔到男生化妆室入口。
  杨霓明白我的意思,是想把她带进厕所里干她,紧张的拉住我说:「不要在厕所嘛……」

  「我们都没试过呀,试试嘛。」手轻抚着杨霓的脸颊。霓还在犹豫,我没等她回应,趁着男厕没人迅速硬拉着杨霓,一起进了最角落的厕所间,一进了厕所阖上门,我倚靠着身后的门板解开了裤头,把裤子和内裤一齐褪了下来,露出那再也按捺不住的欲望,嘴也好,只想快点进到杨霓身体里。

  「含着。」一边轻按杨霓的肩,杨霓随即跪在地上,纸白地小手握住我的肉棒;「别在这啦。」霓轻声恳求着。

  我比出「嘘」的手势,之后扶着霓后脑,直把阴茎塞进杨霓小嘴,不停在她嘴里持续抽插。

  「唔~」霓发不出声,只默默地吞吐我的肉棒。

  「好吃吗小婊子,你吃过很多肉棒吧?」一边更深的往杨霓嘴里抽送「这在你嘴里算大的吗?」

  「唔~」霓回应不了,只是不断从嘴角溢出了很多唾液,沾得我阴毛和肉棒整个滑滑黏黏,我看差不多够湿润了,便把杨霓扶起身拉着她身上热裤往下扯,这一扯连带丁字裤也一起被褪到了脚踝,耻毛还附着刚刚分泌的淫水,显得晶亮光滑。「裤子卡脚上不好。」我抓起脚踝,先拉出霓一边的裤管,直到把杨霓下半身的热裤、丁字裤都脱了下来,挂在墙的挂钩上;「外套会髒都脱了。」外面开始有脚步声进进出出,杨霓只是抿着嘴、摇着头,我伸手把她钮扣一颗颗剥开,也把外套脱了下来。这样一个妩媚白皙、渴望着被插入的少女,赤裸裸站在男厕所间里、我的眼前。

  我让杨霓背对我、俯在墙上、双腿分开、翘起润臀、从霓身后,用肉棒抵着那温热的肉缝处摩擦,从龟头开始一点点进入那诱人的蜜穴,直到整根阴茎没入在阴道里,两手扶在两边臀上,一边看着整片雪白美背、葫芦似的曼妙腰身,开始抽动。霓一手扶着墙,一手摀住嘴,深怕自己如果发出淫声,会被外面上厕所的人听见。看她这模样我更是兴奋,不断抽插着阴道内的肉棒,浅浅深的方式,感受着霓美妙又稚嫩的肉穴,每一下插入都那么温润紧緻、每一下抽出都被细腻地吸允,仿佛彼此是对方一部份。

  「婀哼~」杨霓忍受不了叫了出来。我停下了动作,霎时男厕里一片寂静,感觉得出外头的人放慢了步调,静了下来似乎在确认是不是自己听错了。我把杨霓转过正面,看着她摇摇头,示意:「这样不行呀。」手抓起挂在墙上还未乾的丁字裤,往霓唇边凑去,说:「咬着,不然被发现的话更丢脸。」杨霓只能张着嘴,任由我把被她刚刚自己分泌的淫水,所沾湿地丁字裤往她小嘴里塞。

  「你自己流的,没关系的。」看着两边脸颊鼓鼓,像栗鼠般可爱,赤身裸体的杨霓,煞是迷人。之后我抬起她一边腿,面对面继续把阴茎抽入,她那令人销魂的蜜穴里,每一下都深深触到杨霓阴道内的花心,随着她小穴里绵密地肉芽阵阵收缩,不停对我肉棒无微不至地温柔款待。一会儿,我便靠向霓的锁骨,湿吻着杨霓颈脖,肉棒开始颤抖,往杨霓子宫深处射入了好多炙热精液,又一次。
  「回你家吧。」我边帮杨霓收拾,边看着她那未从高潮退却的红晕脸蛋说着。
  三。芳菲

  闲夜,从百货公司离开后载着杨霓往回家路上,往来车流明显比来时少了许多,杨霓深椅在座位背靠,漠然凝视前方,自化妆室出来后,始终不发一语,感觉得出她为了刚才的事在负气着。

  十分钟左右路程便到了她住处楼下,她家外观比起周遭的旧建物称得上十分气派,是一栋新建成专门出租给上班族的电梯套房。我想杨霓还在生气着还是先让她回家,等她气消一些再做打算。

  「你停这干嘛?」杨霓急促且不悦的语气说着。

  「你不是累了吗…先回去休息呀。」我回应。

  「车停好,上来我家。」杨霓依然深靠在座椅上,双手环抱胸前,一副你不照着她话做,你就死定了的架式。

  我只好找车位停好车,霓便带着我打开巷弄旁的侧门进了电梯上楼,到房门前霓踩着鞋根脱了鞋子,熟练地拿出锁匙打开套房的褐色铁门。我不是初次来杨霓家,脱了鞋即随着她进屋。

  「你坐一下。」杨霓手指着一进门就看到,一张桌前放置的椅子,边拿起电视遥控器放在桌上,接着褪去全身衣物,扔进待洗的篮子中,进了浴室洗澡。那是她的习惯,一回家会先好好洗个澡。

  我打开电视还没选到想看的频道,只听见淋浴的水声停了,数十秒的时间,霓只是随意沖了一下即从浴室出来。拿条浴巾往床沿一铺,裸着佈满水珠的身子直接隔着浴巾坐上了床缘,用长发披盖住了胸前两点。

  「我刚说别在厕所,你为什么还那样?」杨霓眼眶泛泪语带哽咽的问。
  「对…对不起。」一看见霓这副模样,我心中先是怜惜,随后感到满满地愧疚:「别生气了,是我不好。」

  「你过来,舔乾我脚指!」霓双手向后支撑,仰着身体,佈满晶莹水珠的白嫩双腿伸长交叠着。

  「这!?宝贝霓,你听我说,我好歹大你几岁,而且我不恋足呀。」我急忙回应。

  「你不是喜欢没试过的吗?你刚塞我嘴里的东西可多了,不舔别再找我了。」语毕,霓拧过头看着电视,不再理我。

  「想起刚才,让她那么不堪,这点补偿也只好照做了。」我走向杨霓腿部,左膝跪地蹲坐了下来。

  眼前一双曲线匀称无瑕直腿,指甲粉红齐平,从脚指、脚背、小腿、大腿至腰间,没有一丝色差,滑嫩赛雪的肌肤。便把一只脚掌,轻捧放在自己高边右膝上。

  「快点。」杨霓调皮的晃了一下,我膝上脚底柔润泛红的脚掌。因为裸足的关系脚底沾上了点灰,我用手轻扫几下拨去,随即用唇轻吻一下,伸出舌头由底部脚根,舔上足弓,直至脚指,约莫三次,霓的脚小,脚底几乎就涂满了口水,又从大姆指开始一只只含进嘴里轻啜,随后却止不住自己,伸长了舌,舔进脚趾间仔细游移了每个指缝。

  「并不芳菲,却着实醉人。」我暗自愧道。

  「你干嘛?舔我脚,舔到有反应?」霓似乎从我神情查觉到了。

  「没…没啊~晚了,我只是累。」拉高音调着回答。

  「那别回去了睡我家,记得怎么睡吧?先去沖一下。」霓起身擦拭了身体。
  「好哇,我记得。」在杨霓床上是要裸睡的,反正吃亏的总不会是我,暗自窃喜应该是过关了,褪去衣物摺好摆在一旁,进了浴室洗澡。

  「也忙一天了,真舒服。」拿着毛巾擦拭完身体,便步出浴室。

  「!?」只见杨霓把椅子拖到了床边,一样坐在床缘,一双纸白长腿伸直悬空,脚掌垫放在同床一般高的椅子上。

  我想着:「是什么新型态的睡前伸展吗?没见过她这模样。」打算绕去另一边上床睡觉。

  「你去哪?坐这。」杨霓指着,他前方正用来垫腿的椅子。

  霓是要我坐椅子上和她面对面那样子,我便先把椅子拉后一些,坐下之后,把双腿并拢,延伸出来的膝盖部位再用来垫杨霓的脚掌。

  「我不要放你腿上,我要放椅子上,坐近一点。」

  杨霓缩回腿,比划着我移凳子:「再近点,好这样。」

  她希望的距离,照她脚掌要放椅子上的说法,我只能深坐到底,大腿分开她两脚掌便会抵在我毫无遮掩两腿间鼠膝部的左右。

  「这!?你又想干嘛?」

  「你右脚还没吃欸,而且你不是说不会有反应,应该没差吧。」说完,便把右脚微微抬起送到我嘴前。

  我先是接着杨霓脚掌,担心她腿痠,但不禁想着:「这差多了吧?」这会儿裸着的杨霓,两手肘支撑着向后仰的身子,头发后拨,露出匀称白皙双乳前一对椒晕,曼妙的腰间曲着仍不见一分赘肉,腿间一道令人分心地肉缝,优雅摆弄着双腿,完全不带一丝扭捏。最重要的,她脸蛋上不再有不悦倦容,回到那副天真烂漫的模样,淘气的脚掌触在我阴囊上。何等璀璨,却之不恭。

  我随即轻吻起脚,杨霓贴在我阴部的脚指开始左右游移,下面的欲望很快被挑弄起来,我一手抓着肉棒,紧贴着腿间的脚掌开始磨蹭。霎时,杨霓把腿抽了回去。「你干嘛?你不能碰那边。」一副俏皮表情,又说:「现在开始只有我能碰你鸡鸡。别舔了,好痒,我要去洗脚了。」语毕,一溜烟进了浴室。

  瘫坐在椅上的我恍然明白:「这娃儿来阴的,不是要舔脚,是想虐我啊!」
  四。黔驴

  「刚说洗澡只沖了下身子就匆匆出来,这次说洗脚却进去许久,看来这次才是认真洗澡了。」趁霓洗澡的空档,我移大驾躺上了床,舒适地枕着床头,床上一抹淡淡的清香,刚才的冲动早已不见踪影,宽心地看着电视。

  半晌,霓全身湿答答的从浴室出来。我随即抓起床上的浴巾一个箭步到她跟前:「小公主,洗好了呀,冷不冷啊?快擦乾。」将浴巾披在杨霓肩上:「你怎么卸了妆看起来还更年轻呀?天生丽质的人到底是不一样呢。」我好好奉承着,今晚还得过呢,希望她别再整我了。

  「行了,我自己用,你一边去。」杨霓似乎也明白我的心思,十分傲娇的口吻。哼,嚣张,不晓得谁刚才都要哭了。

  「喳。」这就是现实,有时候想归想,也终就只能想想而已。我安份躺回了刚刚位置。

  之后杨霓擦乾了身体拿着手机也要上床,我展起左臂,霓娴熟得爬进我怀里枕在我左臂上,俩相依畏着,开始在我怀里回复着L1NE的讯息,也许又是哪个同样和她暧昧的人罢,边想着我便转身和她面对面,细细品味着她那娇媚的容颜。

  「好了,认真跟我道歉吧。」霓回覆完讯息,将手机随手往床边一扔。
  「对不起,不会再惹你生气了。」手一边摸向杨霓脸庞。

  霓迅速撇开,我在她脸上的手:「不是我,你欺负我的已经补偿了。你还得为你的不尊重道歉。」语毕,霓示意我起身,让我坐到了她前方两腿间的位置,独自靠在床头曲膝张开双腿:「舔。好好安慰,这个你不懂尊重的地方。」指着她那,不知令多少人遐想的肉缝处。

  我没故做难色,我本来就爱舔她,反而有时是她不愿意。

  随即俯下身,把头埋进霓双腿间,舌尖由下至上舔拭着肉缝,缓缓地阴唇渐渐向外舒展开,我伸手往两边翻开小穴,里面佈满晶莹蜜珠,於是啜去了鲍鱼内每滴蜜汁,吐纳间沁入淡淡的鲜香。

  「嗯~嗯哼~喔~喔~」霓开始微喘起来。

  续把两片大阴唇含进嘴里,用舌不断缠绵着,时而轻点、时而轻抿,时而轻吮,很快阴蒂便冒出芽来。

  「啊~不要停~啊~啊哼~给……~ 继续~」霓揉捏起自己双乳,一边享受着外阴的快感。

  我用两边姆指,轻挑起阴蒂两旁,让那粉嫩豆芽凸起再多一点,用舌尖挠着划圈,用唇轻轻含住,这是霓全身最敏感的部位。随后起身把嘴凑近春漾中的杨霓,示意索吻,俩嘴唇便碰在一起。

  「哎呀,吐口水给我干麻啦?」杨霓吞下了我给他的液体后说着。

  我没搭理,继续把头埋回蜜穴里舔着,霓也继续低声娇喘。其实那不是口水,是她自己淫水,穴里一溢出蜜来我就轻啜含入嘴中,只是想当然,不论怎么吸还是不断涌出爱液,我便集了一小口让霓自己尝尝,算小小的报复。之后继续翻开肉穴舔着每一道皱摺,最后随着持续对稚嫩阴蒂的不断逗弄,不晓得从来自外阴部刺激,得到了多少高潮的杨霓,终於侧过身敏感得不愿再让我碰触她那私密处一下。

  脸色赧红的霓侧躺着,嘴里不断娇喘眼神迷濛,从耸立的乳尖能看出,还未从高潮中退去。我也侧身躺在她身后,环抱住她听着她细细喘息。

  「好,好舒服。」霓的第一句话。

  我没有回应,只是吻了一下她肩膀。

  「你去关灯,睡觉了。」霓说。

  我起身关了灯,房里便一片昏暗,只一小窗还透着街道路灯的微光。我摸黑回到床上一样抱着霓。霓转过身面对着我:「你转过去,我要侧这边。」都要睡了还折腾人,我暗自呢喃但也听话翻过身,变成杨霓在我身后,之后换成杨霓双手环抱着我腰间,依畏在我背上,倒也甜蜜。

  本想早点入眠做个美梦,顷刻,感觉杨霓一手往上开始拨弄着我乳头,一手向下轻揉着我的阴茎,就在我阴茎慢慢充血完全勃起,刚想翻身,却传来一阵轻声。

  「你硬了,不要说话,别转过来。」霓手一边持续逗弄着我乳尖,一手握住我勃起的肉棒,但不套弄只轻柔的虚握,可她只要感觉有一丁点消气的迹象,就轻撸几下,让它回复坚挺。

  「不要乱动,不可以射精喔,射出来我再也不理你了。」霓在我耳边轻说。
  「忍着,我睡着就没事了。」说完,杨霓便一直握住。

  我感觉自己似一头被圈养的驴子,好想回家。

  可又舍不得,杨霓那软嫩掌心,传递来的阵阵温热和时不时套弄一下的细腻触感。

  五。侧成峰

  朝旦,隐约能听见街上人车吵杂声,但室内的光线仍算不上明亮,仅一丝金箔色的晶灿,透过一片巴掌大气窗,斜映在床尾,恰好落在杨霓那玲珑脚丫上。
  起床漱洗了一下,又慵懒地爬回床,望着被窝里的杨霓,先是一下亲吻:「早安。」她没有反应,我把她翻到了正面,大手一挥,掀开了酣睡白羊身上的被子。

  看着杨霓细嫩润白的双乳,微微起伏,视线马上离不开,粉晕上那点嫩豆,用手轻点了乳尖几下。杨霓抿了抿唇,睫毛始终低垂,纸白小手无意识在胸前挥了两下,轻拂了几下乳头,娇艳欲滴。忍不住,俯下身把一边乳头含进嘴里轻吮着,手捏着另一边乳尖不断轻转,惹得杨霓娇躯,马上连抖了好几下。

  「嗯~嗯哼~哎呀~干嘛啦~」忽醒的杨霓,一手搂在我颈子,一手贴在我轻挠乳头地手背上。

  「啊~啊哼~你停~不要啦~婀哼~」杨霓不自主的扭起了蛮腰。

  「你吃早餐吗?我有点饿。」自那微微立起的乳尖离开,一边持续轻揉乳房。
  「啊哼~。好~ 买我的。」杨霓仰着颈子,原本喘得快吐不过气的呼吸,也稍缓了过来。

  「亲亲。」霓闭起了眼,噘起嘟嘟的唇,娇嫩可人。

  我们交换着舌头,吐纳着彼此温热气息,片刻。我便穿上衣服,带了抹熟悉的清香,买早点去。

  「我回来了。」

  霓上空穿了件小内裤,披着及腰长发,坐在笔电前敲打着键盘,见我进了门,便起身腾出椅子,我把早点搁桌上,侧坐上了椅子向着刚不得关爱的电视,杨霓再坐上我大腿让我环抱着,动作流畅自然。因为只有一张椅子,床是只有一丝不挂才能碰的,坐地板的话会马上被赶去洗澡。

  「我妹要来这欸. 」坐在我怀里的霓:「等等我们去接她。」边啃着手里土司。

  「你有妹妹喔!?」很少听霓提过她家的事。

  「不算亲戚啦,以前我常去她们家很要好,就是呀…」霓说着女孩的过往。大略是:「那女孩本家境殷实,但因为很多複杂的关系,亲人都不在身旁了,只身一人,之后往来了一些坏朋友,可能出了点状况,现在她想脱离那些羁绊,要来这暂住待找到租屋处之后,便在这城市生活。」

  「喔喔,好啊。」一边吃着霓吃不完,开始往我嘴里塞的土司。

  「你看,这她。」霓开着她妹的社群照片指着。

  「啊!?」乍看,先是暗想:「酒店妹!8+9?」但随着杨霓往下点的一张张照片细看。

  「粗布衣衫瑕不住落雁之姿。」暗叹

  「你脱裤子啦,好热。」杨霓从我腿上起身,进浴室刷牙。她总说:「隔裤子坐你腿上,像坐暖炉,吹冷气都热。」

  「她几点到啊?」我边褪去外裤。

  「她~要去~搭车了,两、三小时吧。」霓刷完牙:「你脱光啦,昨晚没睡好吧?再睡下啊,我再叫你。」

  我一听也就褪了衣裤,但没上床,又往椅上坐了回去。杨霓犹豫了一下,还是侧坐上了我大腿,说:「你要这样?等等会硬噢。」我扶着霓蛮腰,扭了几下想调整位置,杨霓明白我要的姿势,自己小手往跨下一伸,移了下我的软棒,摆往自己两腿间会阴的位置,这样就算真的翘起,也不至於被压着而不舒适。
  我视线从侧面,盯着杨霓胸前一对椒乳,右手贴在她后腰上,左手顺着乳下的微笑线捧着揉捏:「硬了有你啊。」

  「不行,床单刚换。」霓。

  「那。」

  「不行,我刷牙了。」霓。

  彼此靦腆相视一笑,明白自己拗不过她,轻拍她腰示意她起身,爬回床补眠了。

  将近她妹抵达的时间了,载着素颜的杨霓往车站路上。

  「你会写作文吗?」杨霓眼神似乎露出一丝锋芒。

  「作文?会呀,我小学写了一篇『嫦娥奔月,得吴刚织女相助,暗通后羿一统月球的故事』媲美星际大战。」

  「……白癡噢,算了,你国文那么差,没事。」霓给了一白眼,又说:「刚你睡觉的时候,人家传了一篇网路低级小说给我,我越看越觉得,怎么好像我?」又显出犀利眼神,但很快不见踪影:「你连我社群贴文都看不懂,不会是你。」霓笑道。

  「……」她那标点随机、逻辑跳跃、用字模稜、言词冗赘,文不逮意的贴文,基本就一道『数独』,偶尔添上几句修辞、譬喻后,只有情报局能解,但总能得到非常多的讚。

  「你说句夸我漂亮的话试试,快点。」霓似乎不死心。

  「你吗?嗯~『毛嫱犹怜』。」我回。

  「甚么毛榴槤啦?又在胡扯,好歹知道个闭月羞花吧。」杨霓一脸懊悔怎会回疑我得样子。

  六。韧性、坚强

  明亮宽敞的高铁站内,冷气十分凉爽宜人,旅客络绎不绝,三五簇簇,衣冠楚楚,偶尔一句广播穿梭在谈笑间。

  杨霓踏进大厅,自动门一开,男女视线即涮涮地投向了她,她走的路径,两旁人边看,边不自觉地退让了一小步,到了相约等待的地点,周遭俨然一小圈稀疏人墙,但很快就感觉到,有个更大的圆,正向她靠近。

  身形轻盈曼妙,一头俏丽时尚的亚麻灰长卷发,标緻鹅蛋脸上了全妆,双眸水灵,亮色眼影,粉嫩细唇,穿着深色吊带短裤,搭配粉色半截上衣,轻露两边纤细蛇腰,腰际上一缕彩色藤蔓花刺青,一双纸白无瑕长腿,踩了夹脚拖鞋,脚指脚背嫩白洁净,般般入画。

  林苡裘,裘裘,19岁,158公分,46公斤。出生在富裕之家,每年寒暑假都出国度假,直到高中家道中落,父母出走国外。为生存只得屈身八大,身上也开始有了肚脐环和各式艳丽刺青,因为压力和同侪的关系,进了一次勒戒所,超过同龄人太多的坚强,但因单纯善良、遇人不淑,加上傲人的外貌,常被设计、受骗上当。

  两人见面就先是一个热情的拥抱,周围男生直接石化。

  然后边走边聊些叙旧话,上了车,两人坐在后座手一直牵着,幸好我跟杨霓处了一阵子,看惯了美人儿。

  「你先睡我家,可是我床要裸睡。」霓说着她一条条规定。

  「真假?好呀,我也都裸睡。」裘裘回应。

  听得我心头小鹿撞死了几头。

  把裘裘、杨霓送回了家,想着自己也一晚没回家了,便先回了自己居所。
  洗了个澡出来,手机有杨霓赖的讯息,略是:「她俩原本是青梅竹马的邻居,之后裘裘突然搬走了,但透过网路、电话一直有连系,再次见面很开心,会再跟我连络。」

  我躺上了熟悉的床想睡一下,脑海里全是裘裘一颦一笑,明明只相处几分钟时间,告诉着自己裘裘是杨霓姊妹,玩火会自焚的。直到快入眠的时候,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黑轮来电!我一征,赶紧接了起来。

  「学长好,是我处分的日期下来了吗?」我说着电话。

  「处分?哦~不是啦,你放心,当休假好好放松啦。」黑轮说道:「是想问你赖的影片有收到吗?」

  「啊?报告学长,没有,我还没看。」我回。

  「喔~那没事,你有空看看,这次很出众呀。」语毕,黑轮随着笑声便挂了电话。

  学长平时爱好分享一些,网路上限制级影片,可从来没像这次,还打电话确认我有没有收到A片的!好奇心驱使下,便打开了L1NE,点开学长传来的影片。

  影片清晰流畅,2男2女在汽车旅馆内饮酒作乐。一名皮肤白皙身材姣好的少女,穿着淡黄色小可爱,超短的热裤,随着震耳音乐妖娆舞动。

  随后两名男子,往她身上前后一贴,四只手直接搓揉起女孩的敏感部位,又在她脸、脖、嘴上恣意乱吻,但少女无所谓地晃动身子,甚至迎合着两名男子。
  两男似乎露出满意、可以了的笑容,边贴着女孩热舞,边脱女孩衣服,先是小可爱和热裤,只剩下胸罩和小内裤的女孩,依然微笑抬手扭动。

  此时掌镜的女子,迅速走向跳舞女孩,说:「快点脱一脱干她了啊,她这样就是有效了,温柔什么?」直剥去女孩身上的胸罩,镜头清楚带到,少女后背那片,彩色藤蔓花刺青。

  「这!是裘裘?」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